免费棋牌60下载
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裁判案例 > 正文

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2019-10-22 1597 0


(上圖為本案所提到的數字作品備案證書)


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閩01民初915號

原告:陳**,男,1979年5月11日出生,漢族,住浙江省寧海縣。

被告: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建新鎮金山大道**桔園洲工業園鼓樓園**樓**。

法定代表人:高加林,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吳文興,福建遠東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陳**與被告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裕元公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案,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2017年10月23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陳**、被告裕元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吳文興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陳**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請求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享有的著作權的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復制權、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2.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人民幣4萬元;3.被告賠償原告為制止侵權而花費的包括調查取證費、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等在內的全部費用人民幣1500元;4.被告在《福州晚報》刊登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5.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事實和理由:原告從2000年畢業至今一直從事平面設計工作,2003年與弟弟組建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專注于提供高品質的品牌設計服務,并長期進行人物、動物元素商標圖形的創作和授權、轉讓業務。原告憑借個人十幾年的艱苦努力,創作了數百件優秀的平面設計作品,先后榮獲上百個國際、國內設計獎項,作品被國內外眾多專業設計刊物刊登發表。因為兄弟倆創作發表了大量優秀作品,而被圈內同行公認為中國平面設計公司100強之一。并且原告是人物、動物元素商標圖形創作方面最資深,相關優秀作品數量最多的設計師之一。2010年1月31日原告創作設計了本案涉及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2010年7月5日原告在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對該作品進行了備案,并作為原告的代表作品之一廣泛發表于各種專業設計刊物和論壇,為原告贏得了廣泛好評。同時原告將該作品長期刊登在自己公司官方網站開展授權業務。

2017年7月,原告發現被告裕元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將原告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稍做修改后大量使用于該公司官方網站、宣傳資料、商品、包裝、服飾配件、以及天貓商城、阿里巴巴、淘寶網、京東商城的4個旗艦店等大量網絡平臺,并且被告旗下涉案商品銷量非常巨大。另,原告調查發現被告已于2015年8月19日、2016年7月14日將該侵權圖形分別申請注冊了第17709934、20642254號兩個商標。由此可以確定被告侵犯原告著作權起碼已兩年時間。而在此之前,被告既未征得原告同意,也未聯系原告以獲得該圖形作品的授權許可,更未支付相應的授權使用費,很顯然被告的行為已構成侵權,并給原告的授權業務和專業聲譽造成巨大的影響。被告作為知名品牌的企業,開展經營活動應本著誠實、信用的原則進行,在塑造自身品牌形象的過程中應充分考慮并尊重知識產權。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作品享有的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復制權、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

被告裕元公司辯稱,一、被告使用的羚羊頭標識系委托第三方嘉興市異想營銷策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異想公司)制作,由該公司員工周海杰獨創完成,該標識與原告的山羊頭標識有明確的區別,不構成侵權。美術作品的獨創性并不要求“首創的、前所未有的”新穎性,也不要求如專利一樣具有與現有作品顯而易見的不同,其僅僅要求該創作是經過作者思考的,有智力創作成分。本案被告使用的羚羊頭標識,作者周海杰創意來源是根據被告“牧羊日記”戶外旅行這個品牌定位,切合羚羊生長環境,如高海拔、無污染等戶外休閑風格而得,創作過程參照了網絡羚羊圖片,結合京劇臉譜的抽象手法繪制而成。該標識中重大的特點是羊角的剛毅,以及臉部盾牌設計的包容與悍衛。雖然都是以羊頭為圖形,原告是以山羊頭作為創作基礎,而被告使用的標識是以羚羊頭作為創作基礎,具體的區別如下:1.羊角的不同,作為羊頭最具辨識度的物件,羊角是區分不同羊種的重要手段。被告使用的羊角線條是直的,而原告是螺旋狀的。2.體現的意義不同,被告使用的標識羊角象征著盾牌,意為“牧羊日記”品牌能為消費者提供高品質的戶外保護服飾,原告的羊角明顯不是。3.眼睛的不同,被告使用的標志將羊眼睛做了擬人化處理,柳葉狀的丹鳳眼效果更具精神,而原告在設計說明中表示他所畫的是羊的耳朵。4.鼻子的不同,被告使用的標識鼻子處是根據羊鼻子的特點做了三角形的設計,而非普通的內弧線,這也與原告的設計不同。5.下巴的設計,被告使用的標識下巴設計參考了京劇臉譜的線條,圓潤的弧線設計處理得更加寬厚,更具包容感,也展現了戶外休閑時的輕松愜意的感覺,而原告的設計是銳角弧線,呈現出完全不一樣的視覺效果。不論在整體的創意還是在細節的處理上,兩個標志雖然都用了羊頭作為圖形創意,但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設計。二、原告訴請的各項賠償沒有法律與事實依據。原告訴請的是美術作品(山羊頭圖形)著作權,其主張是參考原告自己已經注冊的商標轉讓他人的價格。而本案,原告的山羊頭圖形并未注冊商標,因此不具有參考價值,因為本案根本不涉及商標侵權,亦不涉及商標使用權的轉讓。本案的法律關系是被告使用的標識是否侵犯原告著作權,因此,原告以商標侵權作為賠償的參考計算依據,顯然是錯誤的。綜上,被告認為原告訴請的山羊頭圖形與被告使用的羚羊頭標識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圖形,不構成對原告著作權的侵犯。

原告為支持其訴訟主張,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

1.原告在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進行作品備案的《原創作品備案證書》證明,2010年7月5日原告將《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在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進行了備案。

2.亞洲CI網發布的帖子證明,2010年8月10日原告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及兄弟倆的其他8款作品發表于亞洲CI網。

3.亞洲CI網發布的帖子證明,2011年4月17日原告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及兄弟倆的其他40款作品發表于亞洲CI網。

4.原告創作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及兄弟倆的其他羊圖形美術作品發表于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官方網站證明,原告將《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發表于自己公司網站開展授權業務。

5.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開具的《證明》證明,原告是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股東及藝術總監,也是《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和證據8中所有作品的設計者和著作權人。

6.原告在電腦上完善涉案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的創作步驟圖證明,原告在草稿紙上完成初步構思后,通過電腦軟件將《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一邊制作,一邊反復修改、推敲、比較,直至最后完善的漫長過程。

7.掛號信證明,原告于2010年10月27日將印有《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的掛號信寄出。

8.原告在同時期創作的和《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同一系列的部分作品及其備案資料證明,原告在同時期創作了數款與《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類似的表現動物頭像正面角度的作品,也可以看出原告對動物題材以及視覺表現手法的長期研究。

9.原告早年在設計界獲得的部分專業榮譽證明,原告的商標、圖形設計作品屢獲國內外設計專家的肯定,在設計圈內擁有一定的知名度。

10.原告作品的創作背景和過程證明,原告創作《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發的創作背景和構思。

11.陳行彪開具的《證明》證明,原告是《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發和證據8中所有作品的設計者和著作權人。

12.原告的設計作品在一個商標類別中的商標專用權轉讓(授權)材料證明,原告的設計作品在一個商標類別中轉讓商標專用權(授權)的價格,被告侵權剽竊原告作品申請注冊了1個類別的商標,將導致原告的作品在同樣的商標類別中的注冊申請被商標局駁回,從而影響原告作品以后給客戶的授權,即使被告已經注銷了商標,1年內商標局也不受理相同或近似圖形的注冊申請,給原告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13.被告官方網站上的侵權證據以及該網站的備案信息證明,“××”網站為被告所有,且被告在該官方網站上大量使用涉案的侵權圖形,影響巨大。

14.原告在被告經營的天貓旗艦店購買涉案商品的信息證明,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在天貓商城旗艦店,以及銷售的商品中大量使用涉案的侵權圖形,影響巨大。

15.被告在天貓商城、阿里巴巴、淘寶網、京東商城的4個旗艦店的侵權證據證明,被告在天貓商城、阿里巴巴、淘寶網、京東商城的4個旗艦店、以及眾多商品、包裝、服飾配件、宣傳資料等場合大量使用侵權圖形,且被告的商品銷量巨大,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16.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網站公布的商標注冊信息證明,被告擅自剽竊原告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并于2015年8月19日、2016年7月14日將該侵權圖形分別申請注冊了第17709934、20642254號兩個商標。由此可以確定被告侵犯原告著作權起碼已兩年時間。

17.原告創作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與被告剽竊使用的圖形對比證明,被告的圖形是照著原告的作品描摹抄襲而來,被告侵犯了原告著作權。

18.淘寶網上“商標無效宣告申請”的報價證明,原告向國家商標局申請撤銷被告的涉案注冊商標,每個商標需要花費3000元左右的費用(其中商標局規費是每個商標1500元,代理公司收費是每個商標1500-2000元不等),被告注冊了2個侵權商標,原告向商標局遞交“商標無效宣告申請”或“商標異議”需花費5000元以上,而這筆費用理應由被告承擔。

19.商標權侵犯著作權的判例4份證明,商標權不得侵犯著作權。

被告為支持其答辯主張,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

1.異想營銷項目業務合同;2.承諾書;

證據1-2證明:(1)被告公司服裝品牌策劃、營銷、創意、設計等委托第三方異想公司完成;(2)第三方公司承諾所有作品均系原創,如有侵犯他人知識產權,由其承擔責任;(3)本案訟爭的美術作品著作權的歸屬以及是否侵權應當由第三方異想公司進行實質答辯,并由其承擔責任。

3.銀行轉賬憑證及票據證明,被告使用的服裝品牌標識,系由第三方異想公司設計,被告為此已經支付對價。

4.創意說明證明:(1)第三方異想公司提供原創說明,即被告使用的服裝標識的創意靈感、來源、個性化追求等與原告的美術作品不同,被告的服裝標識具有獨立的創造性;(2)原告美術作品的創意是以山羊頭為基礎,突出的主題是靈動、和諧,它的獨特性是螺旋狀的羊角。而被告標識的創意是以羚羊臉部為基礎,突出的主題是盾牌、保障,它的獨特性是豎直的羊角意指矛、臉部為盾,體現被告產品對身體的保護。

經法庭質證和審查,本院對原、被告提交的證據認證如下:

一、關于原告提交的證據

被告質證意見如下:對證據1真實性沒有異議,證明對象有異議,被告查詢有關著作權的備案登記在深圳數字作品登記中心,該中心才具有備案效力,而原告提交的備案中心名稱是深圳市創意設計知識產權促進會,該促進會沒有作品備案資格。證據2-4真實性無法確認,也無法證明本案訟爭的美術作品系由原告創作。證據5真實性無法確認,公司出具證明需附上公司的相關資格,并需經辦人簽字,該證據形式要件不符合民訴法的規定。證據6真實性無法確認,系原告自行制作的,不能證明涉案作品是原告制作的。證據7真實性沒有異議,但無法證明訟爭作品系原告所有。證據8真實性無法確認,且其中的標識與本案無關。證據9真實性無法確認,與本案無關。證據10系原告自行制作的,無法證明本案訟爭作品系原告獨立創作。證據11真實性有異議,陳行彪出具的證據屬于證言,其本人應當出庭佐證,且陳行彪與原告是兄弟關系,具有利害關系,該證據不應被采信。證據12中的《商標轉讓協議》真實性沒有異議,但原告以該協議價格3萬元作為本案標識的計價標準是不合理的,本案涉及著作權而非商標,且該協議轉讓的是原告已經核準注冊商標的合法轉讓費用。證據12公證書的真實性有異議,公證書的內容僅是對聲明書的簽字蓋章公證,與本案美術作品著作權不存在任何關聯。證據13-15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被告使用的標識與原告著作權登記的標識具有明顯區分,被告使用的標識具有創造性和獨特性。證據16真實性有異議,被告曾以被告網站上的標識分別申請注冊商標,但未獲得通過。證據17真實性沒有異議,但不能證明被告存在剽竊、侵犯原告知識產權的行為,原告的作品創意以山羊頭為基礎,總體體現靈動、和諧,特別是其山羊角是螺旋狀,而被告的標識以綿羊的臉部為基礎,突出的主題是盾牌和保障,特別突出的羊角是豎直的、捍衛的理念,與原告作品有明顯區別,被告委托的第三方異想公司創作來源是綿羊的頭部特征,被告認為以綿羊頭部特征進行創造,都有一定的相似程度,但并不因此侵犯他人的美術作品。證據18真實性無法確認,與本案沒有關聯性,且本案是著作權侵權糾紛,不是商標的撤銷。證據19真實性無法確認,關聯性有異議,該四份判例涉及商標侵權的判例,對本案沒有可借鑒性。

本院經審查認為:證據1原告提交的用于核對的原件上有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的鋼印,故證據1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特征。證據2-4、16雖系網頁打印件,但均能夠在網絡上查詢到,故對證據2-4、16的真實性可以確認。證據5中《山羊頭圖形》及關于設計者的陳述與證據1相互對應,對該證據予以采信。證據6、8、9、10原告僅提供復印件,沒有提供原件核對,故對該4份證據真實性不予確認。證據7、12,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證據11陳行彪與陳**之間是何種關系缺乏充分證據證明,對該證據不予認定。證據13-15,被告對其真實性沒有異議,該3份證據可以作為本案認定事實的依據。證據17是原告對涉案作品與被告使用的圖形的比對意見,具體將在下文展開論述。證據18雖然能夠在網絡上查詢到相應報價,但原告沒有提交其向商標局遞交“商標無效宣告申請”或“商標異議”實際產生費用的憑據,對該證據不予采信。證據19系其他案件的判決和案例材料,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

在庭前會議,原告提交與證據14相對應的自行購買實物,拆開后有一個帶山羊頭標識的帽子和一張退換貨登記卡。

經質證,原告認為,該實物外包裝是完整的,產品系被告銷售的,證明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在天貓商城旗艦店以及銷售的商品中大量使用涉案的侵權圖形,影響巨大。被告認為,該實物外包裝是完整的,外包裝上的圓通速遞單據顯示的地址和店名是被告公司的,對該實物真實性沒有異議,退換貨登記卡上的退貨地址和售后電話是被告公司的,但帽子上的標識與原告標識具有明顯區分,不能因此認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本院經審查認為,該實物外包裝的快遞單上的地址、退換貨登記卡的地址與原告注冊地址一致,快遞單上的店名“牧羊日記旗艦店”與被告天貓網店店名一致,快遞單上的收獲信息等與證據14也形成對應,因此,可以認定該帽子是被告銷售的。

二、關于被告提交的證據

原告質證意見如下:對證據1-4真實性無法確認,上述證據不能證明被告沒有侵犯原告的著作權。其中,證據2承諾書的時間與證據1時間跨度大,有可能存在偽造或后補的。

本院經審查認為:證據1、2,被告提供原件加以核對,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但兩份證據落款時間相距較長;另外,證據1、2沒有明確指明涉案的羊頭狀圖形包含在裕元公司委托異想公司創作的合同中,故對證據1、2不予采納。證據3缺乏原件核對,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證據4涉及被告使用的圖形與原告作品的比對等意見,具體將在下文展開論述。

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2010年7月5日,陳**創作的《山羊頭圖形》作品獲得深圳數字作品備案中心和深圳市創意設計知識產權促進會備案登記。該圖形曾于2010年8月10日、2011年4月17日發布在亞洲CI網上,也在網址為××的網上發布過。2017年8月15日,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出具證明,證明××系該公司的官方網站。

經查,網址為××的網站屬于裕元公司注冊登記,該網站上“聯系我們”的模塊下顯示有裕元公司,該網站的首頁等處使用了被訴羊頭狀圖形作為標識。淘寶網和天貓網店內均有昵稱為“牧羊日記旗艦店”網店,而天貓網店經營者營業執照信息顯示為裕元公司,在“牧羊日記旗艦店”及其銷售的服裝上均使用了被訴羊頭狀圖形。在阿里巴巴的“牧羊日記”網店企業資質證書中,營業執照名稱項下顯示的是裕元公司,該網店使用了被訴羊頭狀圖形為標識。在京東網上,名稱為牧羊日記旗艦店的網店經營者資質信息公示顯示企業名稱是裕元公司,該網店也使用了被訴羊頭狀圖形作為標識。

2017年8月12日,案外人唐紅簽收了由被告裕元公司通過圓通速遞發貨的帶有被訴羊頭狀圖形的帽子一個,退換貨登記卡上標注的退貨地址是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金山大道618號橘園洲鼓樓園16棟4樓,圓通速遞單上顯示寄件人為牧羊日記旗艦店,寄件人地址是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金山大道618號橘園洲鼓樓園16幢4樓。

另查明,裕元公司成立于2005年10月10日,注冊資本5,000,000元,經營范圍是服裝加工、生產、銷售等。

2015年8月19日和2016年7月14日,裕元公司分別向國家商標局提出第17709934號和第20642254號羊頭狀圖形的商標注冊。

本院認為,美術作品,是指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山羊頭圖形》是以羊頭正面形象為基調,并進行抽象處理,由上下兩條飄帶狀線條勾勒出山羊頭的造型,作品整體流暢、飄逸,富有美感,體現了一定的獨創性,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美術作品。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提交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本案中,結合原告提交的《原創作品備案證書》、杭州七久八藝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出具的證明及該作品發表情況等證據,可以確認原告是《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的著作權人,有權對侵犯其著作權的行為提起訴訟。依據《原創作品備案證書》的登記備案日期,可以確認該作品創作完成于2010年7月5日之前。

根據原、被告雙方的訴、辯意見及庭審中查明的事實,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一、被告使用的標識是否侵犯原告的著作權;二、如果構成侵權,被告應當如何承擔責任。

關于爭議焦點之一。對比裕元公司在其網店以及出售的帽子商品上使用的被訴羊頭狀圖形標識和原告享有著作權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詳見附圖),兩者整體上均由羊頭形象為主圖,從細節來看,二者在長寬比例、線條的粗細變化、包括羊角在內的羊頭各部位的布局、弧度的走向或處理方面均較為一致,尤其是被訴羊頭狀圖形也采用了原告作品一樣的飄帶狀線條對羊頭進行抽象表達。不同之處在于被訴羊頭狀圖形在羊角的弧度處理上少了部分彎曲處理以及在圖形下部的弧度過渡上存在與原告作品的細微差別,本院認為,被訴羊頭狀圖形與原告作品已經構成了實質性相似。原告的作品早在2010年7月5日就已經在深圳××字作品備案中心及深圳市創意設計知識產權促進會備案登記,并分別于于2010年8月10日、2011年4月17日發布在亞洲CI網上,并在原告所屬公司的官方網站進行發布、宣傳,該作品已經公之于眾,他人具有接觸該作品可能。被告稱被訴羊頭狀圖形系委托案外人異想公司制作,但被告提交的證據1體現的合同簽訂時間為2014年1月,被告提交的證據2承諾書落款時間是2011年11月28日,二者落款時間差距較大,且合同簽訂時間遠晚于原告作品的創作時間,關于被告所稱被訴羊頭狀圖形系案外人獨創完成,與原告作品具有明顯區別,不構成侵權的觀點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原告為《山羊頭圖形》的著作權人,該作品已經公之于眾,他人有接觸原告在先作品的可能,且被告使用的羊頭狀圖形與原告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被告抗辯其羊頭狀圖形系獨創作品,不構成侵權,沒有法律依據。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在其經營的網店以及銷售的商品上使用與原告作品實質性相似的羊頭狀圖形,構成對原告復制權、修改權和發行權的侵害。

關于署名權,被告將羊頭狀圖形作為服裝或網店的標識使用時沒有署名符合行業習慣。關于保護作品完整權,原告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使用的羊頭狀圖形達到對原告作品的歪曲、篡改,以及對原告社會評價的降低。關于信息網絡傳播權,被告在其經營的網店上使用羊頭狀圖形標識是為了銷售商品,作為其經營商品的標識使用,并非向公眾提供該羊頭狀圖形,故原告關于被告侵害其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訴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爭議焦點之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第(七)項規定,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使用他人作品,應當支付報酬而未支付的;。第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表演、放映、廣播、匯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裕元公司的行為已構成著作權侵權,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關于賠償數額,本案中,根據雙方的舉證難以確定原告的實際損失以及侵權人的違法所得,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本院綜合考慮涉案作品的類型、裕元公司的經營規模、侵權情節、原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確定被告裕元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和為制止侵權所支出合理費用共計40,000元。

關于原告主張被告在《福州晚報》刊登聲明賠禮道歉和消除影響的請求。由于被告的侵權行為侵犯了著作權人的人格權利,給原告聲譽造成不良影響,因此該項請求本院予以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四十七條第(七)項、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原告陳**享有的《山羊頭圖形》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侵害。

二、被告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陳**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40,000元;

三、被告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福州晚報》上刊登道歉聲明(內容需經本院審查);

四、駁回原告陳**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838元,由原告陳**負擔38元,由被告福州裕元制衣有限公司負擔80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林麗娟

審 判 員  潘 箏

人民陪審員  蔡祝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法 官助 理陳琦

書記員施國琴

附本判決書引用的主要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

第十條第一款著作權包括下列人身權和財產權:

(一)發表權,即決定作品是否公之于眾的權利;

(二)署名權,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權利;

(三)修改權,即修改或者授權他人修改作品的權利;

(四)保護作品完整權,即保護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權利;

(五)復制權,即以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方式將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權利;

(六)發行權,即以出售或者贈與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復制件的權利;

(七)出租權,即有償許可他人臨時使用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計算機軟件的權利,計算機軟件不是出租的主要標的的除外;

(八)展覽權,即公開陳列美術作品、攝影作品的原件或者復制件的權利;

(九)表演權,即公開表演作品,以及用各種手段公開播送作品的表演的權利;

(十)放映權,即通過放映機、幻燈機等技術設備公開再現美術、攝影、電影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等的權利;

(十一)廣播權,即以無線方式公開廣播或者傳播作品,以有線傳播或者轉播的方式向公眾傳播廣播的作品,以及通過擴音器或者其他傳送符號、聲音、圖像的類似工具向公眾傳播廣播的作品的權利;

(十二)信息網絡傳播權,即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的權利;

(十三)攝制權,即以攝制電影或者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將作品固定在載體上的權利;

(十四)改編權,即改變作品,創作出具有獨創性的新作品的權利;

(十五)翻譯權,即將作品從一種語言文字轉換成另一種語言文字的權利;

(十六)匯編權,即將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通過選擇或者編排,匯集成新作品的權利;

(十七)應當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利。

第四十七條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一)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發表其作品的;

(二)未經合作作者許可,將與他人合作創作的作品當作自己單獨創作的作品發表的;

(三)沒有參加創作,為謀取個人名利,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

(四)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

(五)剽竊他人作品的;

(六)未經著作權人許可,以展覽、攝制電影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編、翻譯、注釋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七)使用他人作品,應當支付報酬而未支付的;

(八)未經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計算機軟件、錄音錄像制品的著作權人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許可,出租其作品或者錄音錄像制品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九)未經出版者許可,使用其出版的圖書、期刊的版式設計的;

(十)未經表演者許可,從現場直播或者公開傳送其現場表演,或者錄制其表演的;

(十一)其他侵犯著作權以及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的行為。

第四十八條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同時損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責令停止侵權行為,沒收違法所得,沒收、銷毀侵權復制品,并可處以罰款;情節嚴重的,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還可以沒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權復制品的材料、工具、設備等;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表演、放映、廣播、匯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二)出版他人享有專有出版權的圖書的;

(三)未經表演者許可,復制、發行錄有其表演的錄音錄像制品,或者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表演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四)未經錄音錄像制作者許可,復制、發行、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制作的錄音錄像制品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五)未經許可,播放或者復制廣播、電視的,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六)未經著作權人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許可,故意避開或者破壞權利人為其作品、錄音錄像制品等采取的保護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技術措施的,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七)未經著作權人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許可,故意刪除或者改變作品、錄音錄像制品等的權利管理電子信息的,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八)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

第四十九條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附圖:

原告的作品被告使用的標識

文章來源于中國裁判文書網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08a0ad6c30bb4220976fa87a0096603c



我也要備案
0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推薦
免费棋牌60下载 网上调查问卷赚钱小攻略 足彩半全场规则 中国股票推荐网 3d在哪里看历史记录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 江苏快3开奖直播 棋牌大全游戏平台 王中王铁算盆四肖中特资料 双人 深海捕鱼大师 浙江快乐彩票12选5